登录 | 注册

铃木清顺"大正三部曲":《流浪者之歌(1980)》、《阳炎座(1981)》、《梦二(1990)

文/摘自网络

   由《流浪者之歌》、《阳炎座》、《梦二》组成的"大正三部曲"应该是铃木清顺一生中最重要的作品,三部影片的背景都设定于日本大正时代前后,且与当时的浪漫主义小说家泉镜花、浪漫派画家竹久梦二等人有密切联系。《阳炎座》改编自泉镜花的短篇小说,而另两部也沿袭了泉镜花文学与日本新派戏剧融合的格调。而铃木清顺自己则将之称为"电影歌舞伎"。

  "大正三部曲"是铃木清顺的最高成就,也是日本电影美学的一个高峰。这三部电影被争论最多的,并非铃木清顺将电影戏剧化,而是他冲破叙事逻辑,用拼贴意象、记忆、幻象、现实场景的方式组成作品,观众必须抛弃正常的观影思维,才能看到铃木清顺是怎样以绚丽的意象将关乎人类灵魂深处的思考投影在银幕上。从三部影片纷繁瑰丽的影像中能够提炼出的主题大致相似,即爱情与生死。

   爱情基本都是以"不忠"来探讨的,《流浪者之歌》的中砂将老婆丢在家,与歌伎混作一团,因为他觉得老婆"太稚嫩";《阳炎座》的富翁玉胁在死去的情人与如今的老婆之间徘徊;《梦二》中,竹久梦二本身是个花花公子。三部曲中最迷人的地方,是不论生死,人的灵魂并不立即消散,仍旧萦绕在生者的周围,并发生影响。这种"魂魄"的象征,《流浪者之歌》中是"红色的骨灰",影片中一个歌伎的弟弟殉情自杀,这男人生前爱得极为深切,死后火化,骨灰成为浅红色,"像鲜血一样涌出",影片里放荡不羁,四处寻花问柳的中砂也期望自己的骨头是红色的,但他不懂爱的真谛,不能如愿。《阳炎座》中是医院附近的老太婆贩卖的"红色樱桃"。《梦二》中,灵魂的象征则是竹久梦二画不下去的画作,影片中一副屏风上,只有和服与扇子,梦二因为浪荡许久,沉溺欢愉,忘记爱情,他不能补出女人的脸庞。直到最后,他从对手的妻子身上看到真的爱,才在影片最后补全了这幅画。这些影片里,人物的情绪常常凝重极了,仿佛是要用沉重的,挣扎的肉身,说出一个颤栗着飘离身体的灵魂。

  画面技巧方面,三部曲完全不在意真实,铃木清顺遵循的创造规则,大约只是他脑中的意象。比如《梦二》中,本来是白天,画家出了屋门,发现外面变成黑夜的草原,布满了点点野火,同时叠印着树与乌鸦的幻象。有一个镜头,死去的脇谷从河底爬上来,影片中船上拍他抬头,同一个动作跳接几遍,造成极怪异的效果。光影布局则依据歌舞伎或新派剧的舞台特点,以奇异的光造成心理压迫。《流浪者之歌》中的一处场景,大学教授青地丰二郎缓步于屋内走廊,廊顶红色灯笼明灭不定,黑暗时,银幕上便叠化许多奇异的幻像。《流浪者之歌》还会各种奇怪的无音源音效来制造阴森的效果。最可怕的一处,青地丰二郎与老婆吃饭,讨论老婆妹妹的重病,突然有低沉的声音说"你错了",指责老婆说他妹妹即将死去。

  艳丽和服、鬼魅女子、大正建筑风格、灿烂的风景、放荡的男人……这许多视听元素跳跃的拼贴,形成一座铃木清顺独有的、自成体系的意象大厦,彻底击碎了蒙太奇在画面间"建造"逻辑的功能,但同时使蒙太奇有了建造奇峻之美感的功能。文艺批评家弗莱讨论艺术作品的象征时有言:"诗人具有置事实于不顾的无以伦比的权力。"即便铃木清顺没听说过这话,这显然也早成为他的至高原则。


资源列表

流浪者之歌 ツィゴイネルワイゼン 【1980】【悬疑 / 恐怖】【日本】

阳炎座 陽炎座 【1981】【爱情 / 惊悚 / 奇幻】【日本】

梦二 夢二 【1991】【剧情】【日本】